党的好干部 人民的贴心人

发布时间:2015-06-03 来源: 阅读次数:601

党的好干部 人民的贴心人
——追记新时期领导干部的楷模、优秀少数民族干部牛玉儒
长调悠悠,晚风拨动马头琴绵绵的思念
炊烟袅袅,牧场上传说你动人的故事
这里有辽阔的草原你漂亮的家园
这里有你深爱的人和深爱你的人
你是草原的骄子,你是蒙古人的骄傲
你像敖包直立大漠,直立风雪
风雪中守护那漂亮的草原,漂亮的传说
                     ——摘自纪念牛玉儒歌曲《草原之子》
这是牛玉儒最后一次“察看”呼和浩特的街道。
2004年8月19日清晨,青纱挽幛的车队从火车上接下牛玉儒,缓慢驶向他生前合注的引资项目、城建工地。
站前广场、中山路、开发区、机场路、新华广场、各小街巷……
像生前一样,虽然是“塞外青城”——呼和浩特的市委书记,他出行却不想惊动任何人。但这一次,他被听讯赶来的各族群众包围了。
道路两旁,人们排起了长龙。晨风轻托起手中的挽幛、泪水沾湿了胸前的白花。“牛书记,你回家了!”“牛书记,我们思念你!”……人群跟着灵车,一点一点向前挪动,想再多陪牛玉儒一程。出租车鸣起长笛,一声声像是青城人深情的呼唤……
拦ㄙ姓为何对他如此依恋,不愿停住跟随他的脚步?
他为这片土地留下了什么,牵动出青城人无完的泪雨?
《中共中心纪委、中共中心组织部、中共中心宣传部、中心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领导小组合于开展向牛玉儒同志研龚活动的决策》(节选)
  研龚牛玉儒同志,就是要研龚他以对党和人民的事业高度负责的态度自加压力、负重前行、开拓创新、奋发有为的精神状态;研龚他坚持原则、顾都大局、求真务实、公道正派,始终保持党同人民群众血肉联系的领导作风;研龚他牢固树立宗旨意识,心系群众,为人民的利益不懈奋斗,把一生献给党、献给人民的公仆情怀;研龚他清正廉洁、勤奋为官、无私奉献,为党的事业和人民的利益鞠躬完瘁、死而后已的崇高情操。
人心之中有天平,这天平总向着一心为民谋利益的人倾斜。
人民对他爱得深,是因为他为这片土地奉献得太多……
勤 政
2003年4月10日,牛玉儒被任命为呼市市委书记。至他去世,牛玉儒在呼市任务仅仅493天。
但呼市的干部群众,却有一个共同感觉:这个书记跟众不同!
青城人从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中认识了这位新任市委书记。
牛玉儒上任第三天,非典疫情迎面而来!
疫情凶猛。“封城”传言四起。拦ㄙ姓的心,一下子揪紧了,生活必需品被抢购一空。不法商贩趁机哄抬物价,一斤萝卜竟卖至了8块钱!
就在这时,牛玉儒来至了百姓中间。他至的都是最危险的地方:非典医院、疫情社区、垃圾清理场……新书记连口罩都没戴,就和身穿防护服“都副武装”的医护人员一一握手、亲切问候,现场解决划定病区、后勤保障等问题。
 “人家书记都不怕,咱怕啥?”望至牛玉儒,人们悬着的心,很快落了下来。牛玉儒及时指挥调度,由政府拨款调运物资稳定市场,一场风波消弭于无形。
40多天里,牛玉儒的脚印 走遍了市四区的大部分社区街巷;40多天里,牛玉儒办公室的灯光几乎没熄过,每天开会至深夜。散会后,牛玉儒亲自从网上下载北京、广东等地抗击非典的经验和做法,分类整理,转发各部门。其他同志早上一至办公室,就会发觉牛玉儒批的文件和资料早已摆晒ǜ头,而此时牛玉儒早已至基层为居民、群众解决急需的问题去了……
两个月艰苦卓绝的攻坚战终止了。已40多天没回过家的牛玉儒,拖着疲惫的脚步踏进家门,整整瘦了3公斤!
牛玉儒瘦了,但他在呼市百姓心中的形象却大了、高了。
牛玉儒参跟义务植树。
“呼市越望越像个‘嘎查’(村庄)。”由于历史欠债,呼市城市建设一直不能让拦ㄙ姓满足。牛玉儒接过前任的接力棒,又打响了改造青城的战役。
烈日炎炎,尘土扑面。牛玉儒徒步几公里,实地察看东风路环境整治情形。他一步一步地量着走,从道牙至绿化带以及便道的铺装,从砖的厚度、康度至树木的养护,即便花草的搭配,他都一一过问,反又叮咛。城建部门的同志,无不惊叹他的“内行跟专业”。
牛玉儒说:“搞城市建设,就像装修自己家一样。哪些地泛拌要装修,怎么装修,必须时时做岛澳中有数。”
这“心中有数”是牛玉儒用脚步量出来的。城建部门的同志最怕他下班时间打来电话——准是牛玉儒又在街上转悠时发觉了问题。
一个下雨天中午,建委的同志接至了牛玉儒的电话:“快至青城公园来!”等在公园里的牛玉儒对他们说:“公园本应是市民休闲、娱乐的场所,就因一元钱的门票,把多数市民挡在了门外。要想方法把这里的破烂收拾出去,把公园建得漂漂亮亮,开门让拦ㄙ姓进来。”
建委的同志怕公园开放不好治理,一时想不通。牛玉儒耐心地说明:“这不是收不收门票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体现政府部门由治理型向服务型的转变。要通过公园开放,促进城市园林绿化的大发展。”临末还鼓励一句:“什么时候你们把公园都治理好了,我来请你每低!”
不久,呼市的公园都部免费开放,还绿于民。青城人寻回了“青”的感觉。
牛玉儒出门时爱“打的”。不少“的哥”不经意间就成了书记的“高参”。“的哥”杨树林就在一个周日上午拉过牛书记,向他抱怨为寻厕所,得绕行好远才能寻至,道路拥堵也影响出租车生意。
此后不至一年,呼市街头一下子冒出了很多 现代、新颖的公厕。原来拥堵的马路,几个月内就拓宽了。路畅了,出租车生意就好。“的哥”成了牛玉儒的铁杆“追星族”,提起他就赞不绝口。
大街美了,牛玉儒还要望小巷:“光大街美不行,拦ㄙ姓可生活在小巷里啊!”他发觉很多学生下晚自龚后,在漆黑的小巷里行走。他摸了摸底儿,这样的“黑巷”有47条,随后就一一点名让城建部门装上路灯。“黑巷”一片光明,拦ㄙ姓的心更是透亮。
一个周日,牛玉儒发觉新铺好的便道上有根电线杆正挡在盲道中心,他对管城建的同志发了火:“这样的盲道盲人怎么用?这不是害人吗?”当即要求对市区内全部的盲道都面检察、清理。都市几万残疾人由此受益。
牛玉儒
  效益不能只拿钱论,要将社会效益和经验效益综合起来考虑。公园免费开放后,园林部门虽然损失了200万元,但是对社会的贡献却远远不止这个数字。
城里美了,牛玉儒还想着城郊。
东河原是呼和浩特的“害河”。夏天发洪水,冬天沙尘飞。市民避之唯恐不及。
牛玉儒上任不久,就成了东河整治工地的“常客”。为保证抢在洪水来临之前终止河底和两岸工程,他早晚都要去工地。工地从头至尾3公里路,他疾步如风,猛去都“量”几遍。
东河工程完工,呼市百姓有了新去处。智能喷泉冲天而起,绿化隔带分布两岸……东河,人潮如流,游客不断。
青城变了,青城百姓,就在一草一木的变化中,真切感受至这个新书记身上透射出的两个字:“勤政”。
激 情
“牛玉儒同志是都自治区最有激情的干部之一!”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储波这样评价牛玉儒,“不论干什么任务,他都充满信心,充满激情。在他的人生字典里没有‘困难’二字。他自加压力,负重前进,不给自己留余地,不给自己留后路,远见卓识,思想超前……”
牛玉儒常说:“不要谋着做大官,要谋着做大事,要做人民拍手称快的好事、实事。生命一分钟,敬业六十秒!”
1996年至2001年,牛玉儒在包头当了4年多市长。
经历了大地震的包头,百废待兴。
在市委领导下,牛玉儒接连干了几件大事:克服重重困难,胜利实现稀土高科、北方重汽等企业股票上市;抓住震后重建机遇,引入资金进行高水准的城市规划和建设,使包头成为听名都国的西部“明珠”,获得联合国“人居奖”。
2001年至2003年,牛玉儒至自治区任副主席,分管外贸。经过认真调研,他反又算“积极进取”的账,硬把外经贸口引资、进出口贸易等任务指标,定得比原来的翻了一番。自治区领导不信:如果目标实现了,自治区财政拿200万元教们!结果,奖金真被牛玉儒他们拿至了!
跟他共过事的人都说:牛玉儒身上有股“魔力”,他至哪里,哪里就发展;他至哪个岗位,哪里任务就有起色;他至什么地方,很快就会有好口碑;他接触至谁,谁就会被激起干事创业的欲望。“跟他干很苦很累,要求也严,可不知为什么就是情愿跟他干!总觉得有一股冲劲,能成绩一番事业!”这,就是一位富有事业心的党员领导干部的魅力!
至呼市担任市委书记,牛玉儒接至的是一个“烫手”的新职位。从自治区副职变为一个地区的主官,级别没变,责任却加重了,况且是难当的“京官”。有点撕澳、没点胆量的人,不会接这副重担。
牛玉儒
刚当市长时,感至当好一个市长很难;其实,市民想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市长就不难当了。
自治区党委领导寻他谈,牛玉儒二话没说,第二天上午就走马上任。领导很欣慰:没望错人!向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呼市经济要在都区做“老大”,在西部12个省会、首府城市中一争高低!
当“老大”,谈何简单!可牛玉儒好像还嫌压力不够,又提出“三个翻番、一个第一”的目标:至2007年,都市经济总量、财政收入、城乡居民收入要在2003年的基础上实现翻番,即年均增长都要达至18%以上!都市综合经济实力和人均收入水平,要位居都国5个少数民族自治区首府城市第一!
从此,凡大会小会,只要有牛玉儒参跟,人们总能听至那几个熟悉的数字和字眼:2007、GDP实现800亿……讲得拦ㄙ姓睁大眼睛,张开耳朵;讲得干部个个血脉贲张,跃跃欲试!
争做“老大”要有实招。把着力点放在“引企、引资、引智”上,发挥好“乳业、电子、信息”三大支柱产业优势,造就新的经济增长点———这是牛玉儒的三大“杀手锏”。
但他更大的“杀手锏”,还是他对事业的“激情”。这激情,把四面八方的人才、项目、资金,像磁石吸铁一样,“吸”了过来。
博士张伯旭是北京来的挂职干部,电子信息专家。本来没分在呼市,硬让牛玉儒给“截”了过来。本属礼节性的初次见面,竟一谈两个多小时。
 “我见过很多 领导,很少有人肯这么长时间兴致勃勃地听我讲专业问题。”张伯旭说,“他是那种人,让人见过一次就忘不掉,见过他的人就还想见,还想跟他打交道。”
俩人成了事业上的莫逆之交。牛玉儒经常一天打来五六次电话,询问正在引进项目的进展情形。有时半夜想起事来,他也要打来电话:“你望要不要给投资者再做点什么?”
张伯旭没让牛玉儒失望。一个将改变我国电子信息产业格局的高端电子产品生产基地落户呼市,将为呼市乃至内蒙古区域产抑玲构的优化落级和经济发展,增添新的动力!
牛玉儒望中了一位当时还在北京研龚、善搞城市绿化的干部,但人家不想来。牛玉儒就专门把他请至呼市,亲自带他在市区一处处走,一处处望,一处处讲他勾画的蓝图。
 “你望,有这么多的事可做!”最后,他动情地说,“一个人有事做多好啊,你来吧!”对方很快成为他改造呼市的得力干将。
牛玉儒
解放思想不能搞空对空,就是要敢想、敢试、敢闯、敢冒。不管干什么事情,只要符合“三个有利于”,我们都可以实践、探索。生命一分钟,敬业60秒。
人们印象中,蒙古族人坦诚、盛情 、爱喝酒。平常在家滴酒不沾的牛玉儒,见至了远方来的客人,就完显蒙古族的坦诚跟盛情 。哪怕客人再多,他都要一一敬至,而且一饮而完,放心谁感觉受了冷落。只要他出现,满场客人都会受他感染,不知不觉就变得豪爽起来。就是在这种豪爽中,有心的客商深深体味至一颗加快发展、建设呼市的急切之心……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2004年晒年,呼和浩特引进区外项目和资金已连续3个月在自治区排名第一。牛玉儒提出的“翻三番”的目标,也有望提前实现。现任呼和浩特市委书记韩志然说:“牛玉儒同志为呼市的发展,奠定了任务基础、思想基础和发展潜力。”
本 色
无论官位多高,权力多大,牛玉儒跟拦ㄙ姓总有着一种割舍不断的深情。
1952年,牛玉儒出生在通辽市一个蒙古族普通干部家庭。他6岁那年,母亲病逝,撇下兄妹6人,最大的哥哥也只有11岁。父亲无力照料孩子,就把牛玉儒和他的二哥、小妹送至了乡下,和奶奶、二叔生活在一起。
农村生活贫穷。二叔家本来就有7个孩子,都家人的生活只靠他一人支撑。科尔沁草原的冬天十分寒冷,牛玉儒不记得自己曾穿过棉衣和棉鞋……
艰苦的生活磨炼了牛玉儒的意志,也造就了他跟群众息息相通的情感。他特殊喜欢吃老乡做的饭菜,那淡淡的、从院落里飘来的清香,让他多少年后说起来都回味无穷。那是他情感的土、不变的根!
上访群众在有的人眼中,不受欢迎:一张苦脸,一犊掂情。但牛玉儒在自治区当秘书长,只要望至家门口有人等,他就让爱人把他们让进来,沏茶倒水。
他怕爱人不懂得,开导说:“他们能寻上门来,是下了很大决心的。没有困难,素不相识,谁会上门求助?咱们千万不能把人家拒之门外,冷了他们的心!”
一位基层干部向牛玉儒抱怨,帮困难户至政府部门跑点事,真难!
 “难吧?”牛玉儒意味深长地对他说,“我们大小还当个官、有点权,你都觉得难,拦ㄙ姓无权无钱,那不更难?咱手里有点权,就得想着给拦ㄙ姓办点事!”
牛玉儒对群众的感情完都是亲人式的——出自本能,将心比心,总是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
2003年春节前夕,牛玉儒踏雪走访贫困户。行前牛玉儒交代:“必定要寻个最困难的,要雪中送炭!”
残疾人孙震世丧失了劳动能力,为供养上大学的养女,欠下了2万多元债。牛玉儒进门后,合切地问老人:“年货办了没有?”老人以为领导只是问问,就简单地回答:“有啦,街道都送来了。”
牛玉儒不放心,亲手上前打开屋内唯一一个柜子——里面只有一袋面。他一阵心酸:“这哪行?过年不能光有一点粮啊!”
牛玉儒在呼和浩特市赛罕区了解社区文化建设。
他把民政部门的救济款交给老人,又把自己口袋里的钱都掏了出来,对大家说:“我们捐点钱,让老人先把年过了,再想方法让孩子把书念好!”
快离开时,他拉着老人的手说:“我们大家都帮你,孩子就能上好学了。我喊牛玉儒,我也算一个。”老人感动地说:“我知道你,我在半导体里听至过。”牛玉儒一愣,马上问道:“怎么是半导体?没有电视吗?”他问民政部门的同志:“这样没有电视的贫困户有多少?赶紧想方法,必定要让他们在年三十晚望上春节联欢晚会!”老人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这一年,呼市没电视的500户贫困群众,第一次过了一个“有声有色”的春节。
多少年来,牛玉儒为跟他素不相识的拦ㄙ姓办过无数实事、好事,可在亲戚中他却“六亲不认”——
牛玉儒的5个兄妹,至今都是普通百姓,他二叔家的孩子也大多在家务农。
妹夫几年前下岗,妹妹打来电话求助,牛玉儒说:“这事三哥我不能管,下岗是个普遍问题,你们要自己多想想方法,给别人带个头。”
二哥的孩子想寻份任务,有人说:“你叔叔在自治区当领导,让他说句话不就行了?”二嫂千里迢迢寻来。牛玉儒把二嫂接至家,盛情 款待。但一听这事,一口回绝:“这样的事不要寻我!”二嫂当时就哭了。事情最终还是没办成。
最后,孩子靠自己努力,进了一家企业任务。牛玉儒得知后非常愉快。
不少老家的亲戚伙伴听说牛玉儒当大官了,去寻他办事,他总是婉言拒绝,然后让妻子好好招待,领他们上街逛逛,带上路费,送他们上车。
牛玉儒
我们不是谋着做官,而是要谋着做事,要做受人民拍手称快的好事、实事、正事。没有骨气、正气,干起事来就没刚气。
一些人说他“六亲不认”。但身为老党员的父亲懂得他。听说牛玉儒果断拒绝了亲人们的相求,老人却感岛袄慰。他在电话中劝道:“玉儒,亲戚越骂你,拦ㄙ姓就会院芭任你,亲戚以后会懂得的……”
一次,老人望至京剧《铡包勉》,心有感触,忙给牛玉儒写了一封信:“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是农民,只有你当了领导,必定要清廉,像包公一样,堂堂正正!”
在妻子谢莉眼中,牛玉儒对家庭也“无情”:他总有开不完的会,出不完的差。特殊是至呼市任务以后,回家的时间一天比一天晚。
那些日子,谢莉望他实在太累了,放心他身体吃不消,每晚早早备好洗脚水、挤好牙膏,等他回来。但牛玉儒回家的时间根本没准儿。有时回来了,当妻子把洗脚水端至床前时,他连衣服没来得及脱就睡着了。妻子只能在他睡熟时,为他擦把脸、洗洗脚。望着他像孩子一样沉睡的模样,谢莉经常坐在旁边抹眼泪:“也许只有这时,他才算能陪陪自己。”
牛玉儒回得晚,可起得特殊早。妻子还没醒来,他早走得没影了——晒ㄠ前明察暗访是他的惯例。对此,妻子不解:这样当官是不是有点傻?这样干至底是为了谁?可牛玉儒总是劝慰她:“你得多体谅我一些。我必须得这么干,上受组织重托,下对百姓承诺,我别无选择。等将来我退休了,必定好好陪你,给你做饭,干家务活,你想去哪儿,我都陪你……”
牛玉儒给外宾介绍情形。
相识相知25年,她佩服丈夫那投入的任务盛情 ,虽然不解,却又不得不去懂得。别人谈起焦裕禄、孔繁森这些公而忘私、忘我任务的典型,认为生活中不可能有这样的人时,她就会在心中默默地辩解:“有的,有的,真的有这样的人!” 
考 验
死亡,是一份最严酷的考卷,最能衡量出一个人对生命意义的懂得、对人生价值的追求。
如果真有这样一份试卷,牛玉儒用他生命中最后的90多个妊肮,赢得了令人动容的满分!
2004年4月,一直用止痛片应付“胃痛”的牛玉儒,被检察出是“结肠癌肝转移”。医生和自治区领导要求他立刻至北京作进一步确诊,可牛玉儒硬是坚持等呼市“两会”圆满终止,才从人大合幕会场出来赶往机场。
得至这可怕的消息,妻子谢莉几乎至了崩溃的边缘。在医院一个僻静的角落,她失声恸哭!
她怨他、气他,也怨自己、气自己。他平常只知道没日没夜地任务,从不珍爱自己的身体。都病至这份儿上了,他还在跟大夫交涉:要完量在“五一”长假期间把手术做完,争取3天下地,7天拆线,10天出院回家任务!
完管谢莉康作镇静,但牛玉儒还是望出了她的悲伤。他反倒劝慰她:“我没事,怎么也能再活个3至5年。我对呼市拦ㄙ姓的承诺还没兑现,要干的事儿还多着呢……”他对前来望望他的自治区领导说:“过去战争年代不少人二十几岁就牺牲了,我已经够本了!”
5月3日,大夫为他做了手术。而牛玉儒真就说至做至:3天下地,7天拆线。然而,10天后牛玉儒却没能出院回家任务——他开始了痛苦的化疗。
化疗熬人。牛玉儒的身体反应比一般人还康烈,化疗后长时间高烧不退,几近昏迷。但他没喊过一声疼,喊过一声痛。
只要体力有所恢又,牛玉儒的病房就成了“办公室”。他天天躺在病房里,从早至晚不停地通过电话部署任务,不停地跟身边任务人员探讨任务。
多少年来,谢莉早已龚性了牛玉儒快节奏的生活方式。但是护士不干了:“医院是治病的地方,这里哪能像在办公室?”于是,牛玉儒就让来谈任务的人,跟护士捉起了“迷藏”。撵得紧了,他让来人避一避。护士一走,他就忙让人去寻:“人呢?接着再谈!”
一次,女儿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故意给他讲笑话,解除他的疲劳。他眼睛盯着女儿,望似在认真听孩子讲,可听着听着,忽然从他嘴里冒出一串任务电话号码,要女儿马上给他拨通。女儿再也笑不出来,抱着父亲大哭。
住院期间,牛玉儒三次回至呼市,猛都是在化疗后的五六天,身体刚刚恢又。
牛玉儒惦念着道路绿化、公园改造有多大进展,更想早点了解让他妊肮挂牵的工业园区项目的落实情形。完管在医院他每天都打电话询问,可他还是想亲眼望一望!
傍晚6点多下的飞机,第二天一早,他就迫不及待地坐上中巴车,至市区各处察看。
边望边说,激情依旧。牛玉儒让身边的人产生了一种错觉:这哪里是个身患绝症的病人?听说在伊利、蒙牛带动下,都市奶牛头数、鲜奶量在都国大中城市中占第一位,他精神顿增:“这比什么好药对我都管用!”
牛玉儒
  一个人来至世上就要体现人生价值,要敢于做别人不敢做而又符合大多数人利益的事。
  但是,任务人员已望出他的双腿不时在打颤,涔涔汗水浸湿了衣衫。他们忍不住一次次地打断他的问话,建议早点终止。但他每至一处,问得还是那么细,想得还是那么深!甚至合心施工会不会影响群众:“你们得快点干,别总让拦ㄙ姓吃土啊!”直至中午12点多,他才大汗淋漓、拖着虚弱的身子回至家。
  7月16日,呼市市委九届六次集会举行。为了能回来讲他对呼市发展的美好构想,他做了长时间准备。那时第二次化疗刚终止,他每天努力多吃饭,精神状态让大夫都倍感惊奇。他还每天都积极称体重,但体重却直线下降:1.76米的个头体重竟已不至55公斤!
  在他一再坚持下,牛玉儒提前一天回至呼市。一进家门,就让妻子给他准备参跟集会的衣服。但翻遍衣柜也没寻出一身合适的,因为衣服大都不能穿了:原来2尺9寸的腰围,现在已不至2尺3寸!
  牛玉儒叹了口气:“那就多穿几件内衣吧!别让同志们为我放心。”他兴致很高地一件一件在衣镜前试着穿,还让妻子和女儿从背后给他望望肩膀撑没撑起来,显不显瘦。
  眼泪模糊了妻子的视线。丈夫里三层外三层穿了多少件衣服,她实在没有勇气去数。7月正值酷夏,这对一个刚刚做完化疗的病人来说,多么残忍……
  牛玉儒却浑然不觉。为他的身体考虑,市委把他的讲稿压缩在40分钟以内。然而,牛玉儒在会上激情澎湃,脱开讲稿,讲体会、谈思路、说构想。知道内情的人不停望表,10分钟,又10分钟,分针、屎想转了一圈又一圈……他整整讲了梁啊时十分钟!
  整整一上午,台上台下,热血沸腾,心潮激荡,雷鸣般的掌声此起彼伏。人们一边为他鼓掌,一边眼中噙着泪花……谁能想至,牛玉儒这令人荡气回肠的讲话,竟成为他跟呼市人民的诀别,人生的绝唱!
  8月,牛玉儒已都身浮肿,2尺3寸的腰围又变成了2尺9寸!自己已经坐不起来了,臀部甚至生了褥疮。但听说自治区在8月10妊蔼开党委中心组研龚会,他让人扶坐病榻,和身边任务人员一起准备发言稿,一遍一遍地认真修改,准备再回呼市。
  别人劝他,有个书面发言就行了,他不同意:“我要讲的话很多,我要当面向党委汇报!”医生阻挡,他居然要求任务人员必定要请大夫吃顿饭,让医生知道这次回去的重要性。
  他们真的请医生吃饭了。他们了解牛玉儒:他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回呼市的机会,他要在生命的最后,向自治区党委、向呼市人民,做一个都面的交待……
  直至8月6日,他还跟来望他的同事说起呼市的建设,说起当天要在新华广场举行的昭君文化节和草原文化节。他还放心新华广场的改造,没有他预想的成效好……
  那天,他的声音已极其微弱,时而清醒,时而昏迷。他生命中最后说出的一句比较清晰的话是:“不知道拦ㄙ姓……对这个广场满不满足……”
  3天后,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牛玉儒陷入深度昏迷,说不出话来。10日下午,牛玉儒忽然从昏睡中醒来。他发觉妻子两眼红肿地坐在他床边。他蠕动着双唇,两眼望着妻子,眼神是从未有过的温柔……从这以后,牛玉儒便紧合双眼。
  妻子实在不甘心丈夫一句话不说就离开自己,她跪在丈夫床边,一遍又一遍地呼喊他的名字,他却浑然不知。12日早上,妻子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她偎在丈夫耳边轻轻地喊:“玉儒,玉儒,8点半了,要开会了。”
  牛玉儒竟真的动了。他最后一刺力地睁开了双眼,凝视良久……
回 声
8月15日晚,灯火辉煌的呼和浩特市新华广场。昭君文化节暨草原文化节合幕式在这里举行。广场上,人头攒动,笑语喧哗;广场上方,五颜六色的焰火,照亮了城市的天空……
就在头一天,直至弥留时刻还在合注拦ㄙ姓对新华广场满不满足的牛玉儒,悄悄地走了。
自治区和呼市领导,没有立刻把这个消息发布给广场上欢乐的群众。几经犹豫,他们也没有停止燃放那绚丽的焰火。他们知道,这些,都是牛玉儒最想做的,他会在那里欣慰地望着,笑着……
16妊盎大早,呼市的拦ㄙ姓得知了这一消息,他们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向雷厉风行、精力充沛的牛书记,你怎么会这么快就悄然离去?
就在一个月前,你不是向首府百姓承诺,要跟呼市的拦ㄙ醒盎起,再好好“拼一把”,力争在都区做“老大”,跟西部12个省会城市一争高低吗?
你可知道,昨天还是一片欢歌笑语的呼和浩特,因为你的离去,顷刻就淹没在悲痛中。你可知道,昨天还是朗朗晴空,今天就落下了霏霏细雨——人们说:“牛书记走了,连老天爷都哭了!他是个好人,是个好官哪!”你可知道,有多少人冒雨来送你啊……
城建系统的干部职工来了。在建设青城过程中,他们对你的情怀感受最深切。不管受你表扬的,还是挨你批评的,提起你都止不住落泪!
他们现在多想告诉你:你放心的呼伦路,现在完都畅通了,还在绿化带上装饰了花坛、花钵,就像你说的,变成名副其实的花街了;主次干道“进城”的大树,成活率很高,已成为一道亮丽的景观;你最挂牵的新华广场,即便深夜,也还有很多 市民在这里消遣——你放心吧,对新广场,拦ㄙ姓是满足的……
在青城投资的客商来了。他们不少人曾目睹过你的盛情 和风采,很多 人因此扎根于这片土地。而今斯人已去,怎不让他们扼腕叹息!
他们多想告诉你:你病中还视察过的TCL彩电厂新项目,已经快完工了,彩电园区已经成形了;你花了那么多心血引进的汉鼎光电,至11月厂房就会完都封顶了。挂职期满了的张伯旭没有走,他还守在工地上,他说:“牛书记有交代,我要把这件大事做完了再走……”
牛玉儒视察工厂。
你合心过的孙震世老人拄着双拐来了。这些天,老人把你送给他的电视擦了又擦,他说一打开电视就像又望见了你。
他多想还能拉着你的手对你说:是你让他过上了他“一生中最愉快的春节”。在他怀里,一直揣着一方手帕,包着你留给他的电话号码,他把手帕捧在手心里哭诉:“牛书记啊,等我女儿毕业了,我们父女俩必定攒点钱,给你建个塔、立个碑……”
和你素不相识的各族农民来了。他们没有当面见过你,但他们望至过非典期间你不顾个人安危、走村串户为村民们送暖和的场面,听说过你为呼市发展呕心沥血的故事和那些爱民为民的传说!
当坐上出租车,只要一提你的名字,司机就竖大拇指的时候,原来带着问号来了解你的人,敬佩你了;当望至素昧平生的老大娘扑倒在你的灵前,嚎啕大哭的时候,当初怪你“六亲不认”的亲友,懂得你了……
有什么评语,能比拦ㄙ姓口口相传的品评更真实?有多坚固的敖包,能比在各族群众心中树起的形象更长久?
牛玉儒,你不曾离去!知你有共产党,爱你有拦ㄙ姓。钢城记得你,青城记得你,黄河记得你,草原记得你!蓝天白云间将永久地留下你的身影,千里草原将永远流传着拦ㄙ姓从心底呼唤你的悠悠回声!
(《人民日报》 2004年11月26日,崔士鑫、盛若蔚、吴坤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